为内容付费?你的市场价值还不如段子手!

作者:王超 浏览 0评论

    黄海波获释后发表声明:所有的惩罚我全盘接受。

    一楼:以后请叫我海波,黄字已给扫了;二楼:以后请叫我海,波也是假的;三楼:以后请叫我每,三点都不露了;四楼:以后请叫我人,母的不允许出现在我身下。

    这个段子有且只能在一个地方创造出来:网易跟贴。

    这些集合了网友的急智、调侃、油菜的跟贴,是网易新闻在四大新闻门户里独树一帜的原因,几乎是现代版的《世说新语》。

    严肃的新闻标题下,插科打诨式的跟贴几乎要反客为主,一些无聊的白水新闻,跟贴比新闻还要好看得多。

    活跃的网易新闻跟贴,其实就是新闻门户里很难留住的活跃用户:根据中国现有的互联网管理办法,新闻只能由传统媒体产生,门户网站充当二传手的角色,但活跃的跟贴用户,不就是UGC内容的产生者吗?只不过产生的不是新闻而是段子。

    新闻有价值还是段子有价值?这话很难讲。传统来看,段子难等大雅之堂,新闻媒体则是第四权力;但在新闻媒体都快要饿死、连新浪微博也找不到赚钱出路的时候,微博段子手们一个个活得潇洒自在,连首富之子、国民老公王思聪老湿都自称网络小红,跟留几手、叫兽易小星打得火热,隐隐有段子手之王的气象。

    无奈,人们有时候就是买椟还珠,批判了对方很久才发现自己站在错误的位置上。凯文凯利讲一项新技术诞生时候的用处,跟之后真正发挥的效用完全是两码事。比如石油刚开采出来的时候最大的用处是照明,评论和跟贴对门户网站不过是华而不实的饰品:毕竟在web1.0时代,互动并不是最重要的,要不某些官办网站老是关闭评论。

    活跃的跟贴UGC源头不可踪,在很久之前都被认为是一项负资产,因为这给高大上的门户网站贴上了“屌丝”的标签。自然就没有将这些用户留存并加以利用——并没有针对这些用户开发简单便捷的账户系统,到现在这些飘散在互联网缝隙里的孤魂野鬼还被冠以“网易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网友 ip:1.60.*.*”

    资产终归是会变现的:网易新闻客户端最近举办了首届粉丝节,举办地点是在逗比的开心麻花剧场,逗比的名字是“火星网友易起来”,这是网易新闻客户端与网友们在线下的首次接触,也是新闻资讯类APP首次举办线下粉丝节活动——这种逗比的活动别家也办不来。

    新闻这种具有牌照和门槛的东西,别说一般人,一般公司也做不来,所以目前有前高官大喊要对内容收费,难道内容之前就是不收费的吗?小网站多如牛毛难免漏网,门户网站还不是一抓一个准?再说就您生产那点东西,真得值那么多钱吗?

    所以YY创始人李学凌最喜欢的模式是UGC,用户自己生产内容,真正做到了毛主席说的依赖群众、相信群众,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群众的创造力是无穷的。超先声理解,UGC其实就是用户的长尾,总有用户生产出的东西满足另外一个用户的需求。

    一方面,网易新闻的跟贴用户是活跃用户,他们支撑着目前新闻客户端最基本的商业模式;另一方面,他们又是UGC产生内容的人,吸引其他用户,活跃已有用户。

    要是网易能好好利用跟贴用户,或许能发掘出新的商业模式也不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