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直播自杀的精神问题分析

作者:韩福东 浏览 0评论

原标题:微博直播自杀的精神问题分析

  更为可能的是,即便没有微博的互动,Neu也会选择弃世,和其他很多不为世人所知的自杀者一样,在失去知觉前,有一丝挣扎想求生的悔意,但终究无力回天。

  @走饭 的那条微博还在那里晒着:“我有抑郁症,所以就去死一死,没什么重要的原因,大家不必在意我的离开。拜拜啦。”评论达34万多条。她死了已经近3年。19岁四川泸州少年Neu的1900多条微博却被删了个精光,只留下置顶的一首歌谣。他去世也不过才2天,属于他的很多痕迹都在公共空间消失了。

  没有网络围观,Neu还会死吗

  @走饭 自杀的时候,微博还处于鼎盛期,她的死打动了很多人。Neu则赶上了微博衰退,除了重新唤醒网友的参与热情外,他什么都没有赢得,自杀直播更像一个冷峻的谜。

  在临死前,他和要他快死的网友争吵过,失去自救能力之际也曾表达“我还不想死”的态度。但这个世界不再给他机会。当他的身体僵硬在沙发上之后,仍然有人说他死不足惜。看客们在@走饭 那里释放的同情心,在Neu这里更多被惋惜和讪笑所取代。

  意见领袖们则开始分析,这个事件所能发掘出的微言大义。在纷呈的观点中,网友参与了杀人,是比较抢眼的一个。如果没有网友的刺激,Neu或许不会任性去死吧。

  和对待明显重度抑郁症患者@走饭 的态度不同,大家认为Neu如果没有网络围观的效应,或可不死。这个判断当然或许也是可能成立的,但更为可能的是,即便没有微博的互动,Neu也会选择弃世,和其他很多不为世人所知的自杀者一样,在失去知觉前,有一丝挣扎想求生的悔意,但终究无力回天。

  梳理整个事件,我们知道Neu大规模释放轻生信息,始于11月29日晚10时26分,到次日7时,已近60条微博。很多网友劝他别想不开。他不为所动,等医院和超市营业,便去购买了自杀用品,决绝去死。这之间,网友的劝慰没能挽留他,甚至谩骂也没有——事实上,面对部分问他“怎么还不死”的网友,他甚至有“老子不死了行不行?”的逆反心理,但这样的刺激没改变他赴死的初衷。

  自杀可能是自身心理出现状况

  生死事大。一个19岁的男孩,处于青春期的尾巴,行事风格已趋成熟。如果自杀并非强烈刺激因素的当下反应,那更本质的原因可能还是自身的心理或精神出现了状况。

  从Neu生前的自我陈述可知,他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国外的女孩子(明年春节才回国),网恋一周,妹子觉得不合适,提出分手。在微博自杀时,Neu也多次@她,且表示“为一个女人自杀,我可爱吗?”自杀直播过程中,女网友也曾给予他“不懈的开导”,但Neu生前的最后一条微博“到了最后一刻你却拉黑了我”似乎显示,女网友最终厌烦了他,将其拉黑。

  为一个未曾谋面仅“网恋”7天的女友自杀,其内心之脆弱可想而知。女网友从不懈的劝导到最终拉黑他,似也间接证实了他可能具有敏感、神经质的性格特质。

  Neu自幼父母离异再婚,他随外婆长大。这样的孩子,很容易出现心理问题。当他遇到心仪的女孩时,很容易将压抑的关爱放纵发泄,使爱成为对方难以承受之重。他网恋的具体细节,我们难以查证,和微博自杀联系在一起,终究不像一个心智正常者的作为。

  很可能,Neu和@走饭 一样,是个精神疾病患者,只是他的严重程度较后者轻一些。或许连他自己和家人,都不知道他患有某种精神疾病,这不奇怪,且是中国很多抑郁症等精神疾病患者的现实处境。仅抑郁症的比例就大概有3%-5%,此外还有焦虑症、双相情感障碍、强迫症、精神分裂症等,我们身边不超过10个人,就有一个医学意义上的精神疾病患者,但他们中的相当多数不去就医,或被半吊子的心理咨询师所忽悠。

  所以那种遇到微博直播自杀的案例,谢绝围观、给予封号的建议可能是错的,以Neu为例,而网友的围观劝慰和报警,如果够及时或许还可能挽回他一条命。换一个角度,如果Neu确是一个精神疾病患者,假设他不去接受治疗,自杀或许只是迟早的事。

  对那些性格迥异于常人者,试着引导他去看精神医师,这才是真正有用的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