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越:媒体对转基因的报道是不及格的

来源:新闻界网 作者:张志安 刘虹岑 浏览 0评论

ZHUANJIY.jpg

访谈嘉宾:

袁越,网名土摩托,《三联生活周刊》特约撰稿人。复旦大学生物工程系本科毕业,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动物学硕士。2005年初回到国内担任华纳唱片公司欧西部经理,同年进入《三联生活周刊》担任特约撰稿人至今,报道生物科技、生态环保以及旅游与地理栏目。著有《人造恐慌:转基因全球实地考察》《土摩托看世界》《热新闻的冷思考》《来自民间的叛逆》《生命八卦:在万物内部旅行》等。2007年荣获中英媒体优秀科技作品鼓励计划“最佳科技作品”殊荣。 

      访谈主持:

张志安: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院长

刘虹岑: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学生

 

张志安、刘虹岑(以下简称“张&刘”):你最近出了新书《人造恐慌:转基因全球实地考察》。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关注转基因这个话题的?

袁越:2005年我回国之后看到国内有关于转基因的争论,但当时我觉得这个问题太专业了,对于普通读者而言没太大意义。2007年的时候,我去英国做了一次采访,意外地听到了一个讲农业的讲座。

当时英国出了一个报告,关于为农业引进一个新品种的时候,需要注意什么的一个报告。我听了这个报告之后,很受启发,因为它是从农业的角度、从一个整体的环境来看引进一个新品种对农业的影响。同理,你也不能单独地看待转基因这个技术,还要看它的社会经济效益,大田的效益、对环境的效应,看整体的生态。所以我从那个时候才真正开始有意义的报道,把转基因技术放到一个农业的背景下去看。

以前我对转基因的报道,几乎就是以我过去的知识背景,再加上上网搜索的资料,进行维基百科式的写作就完了。但从那以后,我对转基因的报道全部都是基于实地采访,包括政策制定者,或者是农民,或者种子公司、研发人员这些人,让他们来现身说法,问他们手里的技术是怎么被转化成种子,种完之后的结果是什么,背后有什么政治阻力、贸易阻力和环境阻力。这个时候,文章才开始有意思。

张&刘:为什么书名要用“人造恐慌”这个词呢?

袁越:因为转基因的所有争论都不是自然而然发生的。我们的很多争论,像空气污染、交通堵塞、垃圾围城、疫苗安全等,都是你能切实地看到它的危害。而转基因实际上并没有影响我们生活具体的某一方面,但是它的关注度确是所有问题当中最高的。为什么会是这种情况?因为这是人造的!

转基因是没有一个人知道,或是切身体会过,或是有证据说明它有任何危害,但被媒体炒热,所以对转基因的讨论并不是一个正常的讨论。在我看来,这是一个敌我矛盾。他们的恐慌,是有他们的私人的目的,很隐蔽,或者说不出口的目的,造出来的恐慌,这时候媒体人还要跟他们去争论、平行地去讨论问题,就是被利用了。

张&刘:怎么评价这七八年以来媒体对转基因的报道呢?

袁越:是不及格的,产生了大量的错误报道。因为中国的99%的媒体人都是文科生,本身对这个问题就不懂。这个问题为什么讨论这么久?与媒体人不恰当的报道和煽动很有关系。

张&刘:你去报道转基因的问题时,做了哪些工作?

袁越:我一开始,就像我刚才讲,我一开始没怎么关心,就是很没有兴趣,我是觉得那是一个很专业的问题,老百姓没有什么动力去关心它,但是后来我参加那个会之后,我意识到这是一个有意思的话题,你不能单独看待这个技术,要看它的社会经济效益,大田的效益,对环境,就是它运用整体的生态,那这个很有趣。所以我开始,就我一开始写,就在之前写了几个小周块文章,就是讲讲某个技术专业性的,就没什么意义,我没有收到这本书里去。

张&刘:在你看来,媒体应该如何正确地报道转基因问题?

袁越:报道转基因首先需要具备国际视角。因为各种原因,中国目前大规模种植的转基因农作物只有棉花这一种。事实上,转基因技术在很多国家都被广泛采纳,记者应该忠实地把这个情况介绍给中国读者。

其次,从育种的角度考察转基因技术。记者必须明确,转基因说白了只是一项育种技术,如果传统育种能够满足要求,确实没有必要搞转基因。问题在于,传统育种方法遇到了很大的瓶颈,已经很难获得重大突破了。

要注意的是,转基因技术自然有其缺陷,必须如实报道。但报道时必须分清哪些是真正的缺点,哪些是反对派强加给转基因的。

报道转基因,说简单也简单。既然这是一个科学问题,那就按照科普文章的基本原则去写就行了。这些原则包括重事实、讲逻辑、注重细节和推理过程、尽量报道主流科学观点等。报道转基因的记者要学会区别对待反对派的声音。如果这声音来自乌有之乡这类极端政治组织,或者绿色和平这类极端环保组织,以及所谓“生态农业”的从业人员,那大可不必放在心上。这些人反对转基因的原因与科学本身一点关系也没有,与这样的人较真不但没有意义,还会把正常的讨论引到沟里去,得不偿失。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这三类反对者当中的很多人都有“科学家”头衔,有的还在国家级科研机构身居要职。这类人往往更喜欢接受媒体采访,偷懒的记者很容易上当,不去核实对方的背景就冒然前往采访,并将对方的话视为圣经,类似情况在国内转基因报道中屡见不鲜。

我认为,无论是报道转基因,还是其它很多有争议的话题,一个重要原则就是:你的文章是写给“感兴趣的中间派”看的。“中间派”这个词很好理解,这就是一群尚未下结论的人,有可能倒向任何一方,当然是舆论争取的对象。“感兴趣”这个定义同样重要,有很多中间派其实对这个争论不感兴趣,没有动力或者能力去研究它,对于他们来说,文章写得是好是坏完全没有任何区别,他们只听政府的,或者只听熟人的。但是对于真正感兴趣的那群人来说,情况就不同了。他们真心希望通过阅读各种文章,加上自己的思考,找出更可信的一方。只有这样的人群才会真正耐心地阅读你的文章,他们才是转基因报道真正需要面对的读者群。

(本文由新闻界网站首发,标题由编者所拟,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