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共和》百年危机本质不是新媒体和传统媒体的对立

作者:新浪传媒 浏览 0评论

        《新共和》是1914年创刊的百年老店,带上自由派色彩的《新共和》是全美话语权力极高的“意见杂志”,堪称美国自由主义的舆论旗舰。2014年正是这艘巨轮的百年庆典,不久前《新共和》就在华盛顿斥巨资举办的百年庆典名流晚宴,一时间真是风光无限。

  但是就是百年巨轮《新共和》正遭遇了互联网基因带来的巨大冲击,其结果就是:上周四,《新共和》德高望重的首席编辑Franklin Foer以及老资历的文字编辑Leon Wieseltier挂印而去,紧接着在周五50多名资深编辑、高级编辑、特约编辑和专栏作者集体辞职,迫使杂志取消了下一期出版,引发舆论地震。

  《新共和》杂志社的现任老板是Christ Hughes,作为Facebook联合创始人的Hughes的个人资产高达7亿美元。Hughes在2012年买下了《新共和》,并第一次会议上,称赞杂志内容符合大众对杂志质量的高要求,并承诺将保持杂志的传统、也将保留长篇新闻和特写新闻等等特色栏目。

  很明显,Christ Hughes现在反悔了。

  今年十月,他聘用前雅虎高管Guy Vidra作为《新共和》首席执行官,并宣布将把《新共和》打造成“垂直整合的数字媒体”。Hughes和Vidra准备用前《大西洋连线》和八卦新闻网站Gawker的编辑Gabriel Snyder取代现任总编辑Franklin Foer,同时在通知Foer将被替换之前已经招聘了一些新的编辑,而Foer更是从公司外面听说自己要被换掉的。

  在员工们看来,管理层正在以牺牲传统的新闻报道和评论深度为代价来向网络流量倾注过多的资源:印刷版的杂志将从每年出版20期削减到10期、新的主编原来竟然是做八卦的……雇员们更是把批判的矛头对准了新任CEO、前雅虎主管Vidra和Christ Hughe是:他们指责正是Vidra对杂志的传统精神和模式的漠视导致了杂志社内讧、他们认为从气质上,Vidra看起来更适合待在硅谷,而不是待在一个充满政治和文化氛围的编辑部办公室;Hughes更是在十月末的一次会议上说《新共和》杂志应该像是一个初创的科技媒体一样去做新媒体,而不是像《纽约客》一样做传统的新闻发布商——总部在华盛顿的自由主义舆论旗舰《新共和》从创刊起就是纽约的“快餐文化”的坚定反对者。

  在《新共和》度过了14年的资深编辑Jason Zengerle同样在周五离职,他告诉《赫芬顿邮报》说,这次冲突的本质并不是“新媒体和传统媒体”之间的对立。“我们都意识到了需要改变,但是这个改变不应该以我们做的最棒的事业为代价,”Zengerle说。他补充道,雇员们很高兴可以在网络上发布更多消息,“但如果这样做的代价是传统的纸质杂志规模萎缩、甚至消失,雇员们就高兴不起来了。”

  在Hughes于2012年收购《新共和》杂志之后入职的资深编辑Julia Ioffe也在周五辞职的编辑之列。她在Facebook上言辞激烈地反驳了“员工不愿意为在线媒体出力”的观点:“你们将会看到Chris Hughes和 Guy Vidra是怎么说我们的,他们两个认为我和其他和我一样在周五离职的编辑都是史前怪兽,‘这群恐龙认为互联网是一个鬼故事、认为BuzzFeed就是一坨屎。’别相信他们!编辑阶层里没有一点反对扩大新共和网站、反对数字化创新的声音。我们从不害怕变革,我们总是拥抱变革。”

  Christ Hughes与新任CEO Guy Vidra 在周一分别接受了赫芬顿邮报的采访,当谈论到这份四面楚歌的杂志的未来时,他们的态度出奇的一致:“事实将胜于雄辩”。

  “这么多有才华的人的离开时我非常难过,他们中的很多人都在《新共和》杂志过往的成功中扮演了非常关键的角色,”Hughes说,“能和他们一起工作是令人非常愉快的,我祝福他们。现在是《新共和》杂志的一个艰难的转型期,但是我对于能和我的团队,不论是新的还是旧的,在一起开辟新的途径感到非常兴奋。《新共和》杂志作为一个著名机构的非凡的重要性必将会保持下去,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Hughes和Vidra周一称,要给《新共和》杂志发讣告还太早了。Vidra宣称《新共和》残留下来的机构的价值“比任何一组人都要高得多。”而Hughes在一个稍后的采访中响应Vidra:“《新共和》在媒体行业的地位也比我们任何一个人的要大得多。”Hughes还说,这份杂志——将在二月最后一次印刷的杂志——现在正在招聘,并且将适时地“从负面旋涡中崭露头角”。

  “我尽了最大的努力,想要是人们对想要到来的更加兴奋。但是很明显,我的意思被曲解了。”Vidra在采访中说,“我已经期待很久了可以和社论领袖一起共事,而当事情发展到了做数字媒体还是继续传统媒体的时候,我发现我们之间完全没有共同语言。”Vidra想要《新共和》杂志有更多的原创内容和更少的外包内容、他想模仿Vox建立一套CMS(内容管理系统)来发布消息、他认为新共和杂志网站上外包的若干广告非常低效、他还认为新共和杂志应该“用坚实的基础设施来提升新闻的质量”,从而带给用户他们喜欢的内容。

  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教授、在《新共和》杂志供职乐评人长达12年的David Hajdu,在一封给赫芬顿邮报的邮件中说,他并不准备否定Hughes改造传统媒体的梦想,“在智能设备时代,开辟新闻传播新的方法的使命并不仅仅是合法的,这个使命是至关重要的。”

  “但是问题是,Hughes和Vidra的做法是要杀死《新共和》杂志本身,从而一个新的、完全不同的数字企业才能存活下来。Hughes本可以、也本应该建立一个全新的数字化公司,它可以管这个公司叫任何名字——比如说Christfeed。《新共和》这个‘品牌’对他的梦想来说毫无帮助。”

  换言之,那些根植于华盛顿政治环境和媒体文化的“自由主义精神”,在被资本强行转化成纽约式的“快餐主义”数字媒体后,是否还不如Hughes重新创立一个公司来的更“有效率”呢?

  虽然不是针对新媒体创业公司,Huges说,他买下、并将自诩投资了有百年老店《新共和》,就是因为他坚信即使是在互联网高于一切的新媒体时代,“品牌还是很重要”。

  不过就在这些《新共和》人呼喊危险与悲哀之际,同在自由主义阵营的另一家百年老店《纽约时报》 一个月前刚刚裁员百人,以削减开支继续大力发展新媒体。《纽约时报》的举措受到投资者的欢迎,当天股价上涨约9.6%。

  所以,当传统媒体的龙头正面遭遇互联网基因,到底是互联网基因会水土不服,还是传统媒体这艘巨轮会最终再次启航,这真的是个令人好奇的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