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领导和编辑的德意志工人协会机关报《人民报》

来源:新闻界 作者:陈力丹 浏览 0评论

1848-1849年欧洲民主革命失败后,大批德国流亡者来到了英国,马克思和恩格斯也在其中。伦敦的德国侨民一下子多了很多人,成立了几个德国流亡工人的团体,其中革命前成立于19世纪40年代初的伦敦德意志工人共产主义教育协会,是比较大的一个,马克思和恩格斯40年代中期在这个协会做过多次政治经济学的讲演,他们与这些德国工人的侨民团体有比较密切的联系。

1859年5月7日,伦敦德意志工人教育协会和伦敦德国工人联合会的机关报《人民报》创刊(周报),主编是埃拉尔特·比斯康普(ElardBiskamp)。5月11日,观点上倾向于马克思的德国流亡者代表威廉·李卜克内西(Wilhelm Liebknecht)和比斯康普拜访马克思,请他为《人民报》撰稿。就此,马克思向恩格斯讲述了当时的情形:“我说,我们不能直接给一个小报撰稿,而且根本不能给不是由我们自己编辑的一个党报撰稿。而要自己编辑,现在还没有任何条件。至于李卜克内西先生,就让他去协助比斯康普吧。无论如何,我赞成不把活动地盘让给哥特弗利德(流亡者中一个机会主义的派别代表——引者注),让他的肮脏打算破产。我告诉他们,我所答应的一切不外是:有时供给他们《论坛报》(马克思当时是《纽约每日论坛报》的签约通讯员——引者注)上‘登载过的’文章,他们可以利用这些文章;劝说自己的熟人订阅这个小报;最后,口头报告我所掌握的简讯,同时就各种问题给他们提出‘意见’……我们可以不公开参与其中而借助这家报纸把哥特弗利德等人气死。这样的时刻也可能到来,而且不久就会到来,那时十分重要的是,不仅我们的敌人,而且我们自己也有机会在一家伦敦报纸上发表自己的观点。比斯康普的工作是不取报酬的,尤其值得赞助。” [1]在这里,马克思阐述了他最初的党报思想,即要保障党报真正掌握在自己手里,才能有效反击其他派别的观点。为达此目的,马克思虽不同意正式撰稿,但答应参加文章的编选,为报纸筹集资金和收集材料,并随即联系他熟悉的人,并请在曼彻斯特的恩格斯也为该报征集订户。

从第2期开始,比斯康普多次根据马克思的口授编写文章,根据他的建议刊登有关文件。从第4期起,恩格斯为《人民报》撰写了一系列军事通讯。从6月初起,马克思与比斯康普合作,为报纸写了连载评论《报刊述评》,批判小资产阶级流亡者的各种错误观点。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马克思确认《人民报》可以成为表达无产阶级观点的革命报纸。他对恩格斯说:“这个‘小报’使民主派惊慌失措,尽管我们只是间接给它指示。不仅在这里,而且在瑞士也是这样。福格特-金克尔(反对马克思的二位德国流亡者——引者注)在瑞士《商业信使报》上刊登了一篇你很熟悉的那种混账文章(《警告》——引者注)来反对我,我让最近一号转载它。” [2]这种不惧怕反对文章,反而转载它的做法,是马克思主办党报的一种传统。该文转载于6月11日第6号《人民报》上,附有编辑部的讽刺性评语。

6月10日,马克思以自己的名义并代表恩格斯同比斯康普商谈,同意公开参加报纸工作的声明。声明说:“我们党的最出色的一批写作力量——决定支持《人民报》,并通过撰稿使编辑部能够很好地全面地代表我们党的利益。” [3]

图  《人民报》

《人民报》在伦敦常常销售一空,但它的经营却十分糟糕,只有一个排字工人,没有发行人,没有送报人,严重缺乏资金。马克思6月下半月专程到曼切斯特和恩格斯讨论报纸的发行问题,到苏格兰拜访前共产主义者同盟盟员海泽商谈经费问题。7月2日,当马克思带着筹集来的7英镑回到伦敦时,报纸又欠下一笔新债,义务编辑该报的比斯康普失业了,情绪低落。马克思缴纳了一部分欠款,担负起《人民报》实际的领导工作和编辑工作,报纸的许多文章和政治评论都带有马克思直接参加编辑工作的痕迹。他说:“为了多少整顿一下《人民报》,我发疯似地四处奔跑。”[4]他向当年的共产主义者同盟盟员们呼吁:“目前报纸仅靠党的捐助维持,所以我们要求所有党员作出牺牲。”在马克思的领导下,报纸更换了一些工作人员。前共产主义者同盟盟员列斯坦担任了送报人。比斯康普在马克思的帮助下找到了工作。恩格斯为《人民报》在曼切斯特的发行同好几家书店老板取得了联系,使报纸放置在橱窗最显著的位置。他也千方百计地为报纸筹集资金,随收随寄给马克思。

《人民报》的影响还在进一步扩大,马克思8月13日对恩格斯说:“《人民报》在美国已经有很大影响。例如我的书的序言(指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引者注)在《人民报》发表后,从新英格兰到加利福尼亚的许多德文报纸都转载了,并加上种种按语。” [5]

由于资金从创办之日起就一直缺乏,马克思尽心竭力地维持也难以填补经济上的巨大亏空。8月20日《人民报》出版了第16期后不得不停刊。这时,马克思恩格斯分别为报纸写的一组文章(马克思的时评《偷梁换柱,混淆视听》和恩格斯的书评《卡尔·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都没有刊登完。仅在这十几期的报纸上,他们就发表了20篇文章。报纸停刊后,马克思因为报纸欠债而遭到印刷所老板的起诉。几经周折后,马克思告诉恩格斯:“在《人民报》的事情上,我避免了郡的法庭的诉讼,办法是牺牲了大约五英镑,另一方面,让霍林格尔(印刷所老板——引者注)在收据上承认比斯康普是所有者,这样他(比斯康普)要负责偿还余下的债款,但是由于他没有任何财产,他也就没有任何责任。……团结在该报周围的全体人员也不宜在法庭上出现。” [6]

    《人民报》出版的时间不长,在编辑和领导《人民报》的过程中,马克思多次阐述了他的党报思想和党报经营的理念。该报在传播科学社会主义思想和宣传无产阶级政党的策略原则方面,做出了重要贡献。


作者简介:陈力丹,暨南大学讲座教授

文章来源:《新闻界》杂志(2017年第3期 107—108页)

本刊唯一投稿渠道:www.ixinwenj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