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谋杀了传统媒体?

作者:曹林 浏览 0评论

“纸媒何时消亡”是一个隔断时间就会被提起的议题,也许“消亡”尚很遥远,但传统媒体(不只是纸媒)在新媒体冲击下影响力日渐衰微,却是一个现实的命题。

报道称原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柳斌杰近日透露,人大正研究新闻传播立法,新闻法治化提上日程。柳斌杰认为,依法治国,新闻传播也要走向法治轨道。否则,底线不清、边界不明,媒体不好把握。用各种条条框框把体制内的管得很死,眼看它们的影响力减弱。柳斌杰先生说得非常对,我在《传统媒体的自杀与他杀》中也有这样的观点:

传统媒体的自杀与他杀

“纸媒何时消亡”是一个隔断时间就会被提起的议题,也许“消亡”尚很遥远,但传统媒体(不只是纸媒)在新媒体冲击下影响力日渐衰微,却是一个现实的命题。

传统媒体遭遇的生存危机,来自两方面力量的夹击,一方面是新媒体的技术优势带来的冲击,更快的传播速度、更自由的表达、更符合受众信息消费习惯的传播平台,这种技术变革所带来的优势是传统媒体无法弥补的;一方面是传统媒体自身“传统优势”的丧失,新的并不总是好的,传统也有传统的优势,可传统媒体的不争气,在新媒体的冲击下未能很好地坚守好自身的传统优势,将话语权和传播权拱手相让。

传统媒体无法赶上新媒体的技术优势,这不可避免;但在这场传播主导权的竞争中,传统媒体却未能守好传统的优势,是不可原谅的。传统媒体当下的生存困境,很大程度上不只是他杀的结果,也是一个自杀的过程。

被网络牵着鼻子走,网络复制者

常有人用这句话来形容网络媒体浮躁的传播生态:聋子听到哑巴说瞎子看到鬼了——聋子怎么可能听到呢?哑巴怎么可能说话呢?瞎子又怎么能看到呢?这条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传播链,在网络传播中却经常发生。

因为,当网友被“有人看到鬼了”这种极能吸引眼球的奇闻所吸引时,就会沉迷于对奇闻的惊叹和消费快感中,而忘记去核实消息源和辨别传播链,自然也就不管“鬼”原来是瞎子看到的,传到哑巴那然后告诉聋子的。假新闻之“鬼”就是这样产生的。

相比之下,这是传统媒体的传播优势。传统媒体的公信力所以高于新媒体,正在于多重的把关人设置下对信息源的核实有严格的规范。比如,不明来源的消息不能刊登到新闻纸上;单通道的信息源还不行,还必须有多重信息源的交叉印证;间接的、含糊的信息源不行,必须是直接的、明确的信息源;匿名的信息源须谨慎使用,规范的信息源应当是清晰的,便于质疑者证实或证伪,也是迫使信源的负责任。

真实是新闻的核心和灵魂,传统媒体经过几百年的发展,已经积累了一套确保新闻真实性的严格的新闻伦理和传播规范;而新媒体的兴起才是近年的事,远非形成一套规范。新媒体的一大传播优势是迅速和自由,而优势总会对应着某种劣势,这种优势带来的一大问题就是对信息源缺乏审慎的核实,快得不顾真假,“自由”得不负责任。

可是,很多传统媒体并未坚守这一优势,而是沾染了那种浮躁的传播习气,被网络牵着鼻子走。

无疑,网络越来越成为一个新闻富矿,网络技术降低了传播门槛和传播成本,普罗大众第一次真正掌握在了传播的主导权,人们不再只是被动地等着政府发布信息,只要能有一台电脑与一根网线,作为“自媒体”的个人就能成为信息发布的中心,在网上发言和发布消息——这对纸媒不是冲击,而是福音,因为网络能突破许多信息瓶颈,使记者获得更多的信息源和新闻线索。以前记者很多时候只能借助政府渠道和关系网获得报道线索,而如今却能借助网友的曝光,获得政府豪华办公楼、官员公费旅游清单、史上最牛官员别墅等丰富的线索。

但对这个新闻富矿,对这个诱引着记者职业冲动的信息源,传统媒体一定不能失去职业判断和对专业的坚守,不能被网友曝光内容的新奇和刺激冲昏头脑,一定要当好把关人的角色。以传统媒体的严谨捍卫新闻的品质,保守新闻人的荣耀,守护新闻纸的公信力。网友当然是可以曝的,但当记者将这样的新闻、署着自己的名字、写到新闻纸上说,就不能“网友曝”了,而应该用记者自己的调查和核实去写新闻,新闻叙述的方式就要由“网友曝”转换成“记者调查发现”,网友所曝要经过记者核实才能写到新闻纸上——这不仅是叙述方式的转换,更是赋予了网贴内容以新闻的生命。可既有许多“网友曝”式新闻,缺乏这种叙述的转换,我真惊诧于一些记者的大胆,网友怎么曝,他就怎么写,没有自己的调查,纯粹是对网帖的剪贴加上其他网友的评论。

这种浮躁下,传统媒体常被“钓鱼”。曾有一个网友胡编了一条信息发在微博上,称:撸猫师是日本最新兴的一种职业。日本许多人喜欢养猫,但是因为工作紧张或其他原因,有些宠物猫得不到主人的爱抚,性格变得孤僻,为解决此类问题,撸猫师这个职业应运而生。撸猫师工作不复杂,需要每天爱抚猫咪30-60分钟,并且和猫咪玩上一会儿。撸猫师月薪大概40万日元(约合2.4万人民币)。

一些媒体看到一条这么有意思的“新闻”,根本不去核实,立刻当新闻报了出来,随后无数媒体又不加核实地转载。随后那个“钓鱼”的网友发微博说:“撸猫师”这个职业是我昨晚上瞎编出来的,没想到今天被好几家媒体当新闻给转载了。传统媒体很大一部分公信力就是在这种“复制网络”中失去的,属于自杀。

有形之手下失去话语权

还有“他杀”。

经常发生一种奇怪的现象,有些事情,网络议论纷纷,微博有图有细节,有当事人诉说有旁观者描述,可传统媒体竟然不见半句报道,纸媒无字,电视无影,广播无声。这就形成了一种很奇特的话语失衡怪象,一边是沸沸扬扬,一边是沉默无语。完全违背了新闻传播的规律。当然了,这种被传统媒体遮蔽的事,往往不是什么好事。

众声喧哗众说纷纭的微博,与对客观存在的事实假装看不见的传统媒体,完全形成了两个截然不同的舆论场。有时身处这两个舆论场中,会感觉到两个截然不同的中国。

如今常有人抱怨传统媒体被新兴的网络媒体抢了风头,昔日所谓的主流媒体,党报官媒大报大刊,日益被边缘化为非主流;而昔日被视为边缘角色的网络论坛,却日益成为很多人心中的主流媒体,成为很多年轻人接受信息、浏览新闻、检索资料的主要信源。主流媒体和边缘媒体的角色对换,并非新媒体多么强大,微博多么万能,而是一个昔日的主流媒体在违背新闻传播规律中逐渐将话语权和主导权拱手相让的过程。很多时候不是传统媒体不争气,被绑着双手和双脚的他们,无法施展自身的传播优势。

可想而知,一件事情发生后,当很多人无法借助传统媒体而了解事实真相,却要借助于外媒的报道,借助于微博上的碎片化信息去试图拼凑出一个完整的事实时,传统媒体很难不被抛弃,很难不被边缘化。或者,当网络了很多所谓的传言一再被证实为并非捕风捉影,而传统媒体却看不到半点迹象的时候,网络在人们的心中很难不跃升为主流。

媒体的主流与边缘,权威与野鸡,很多时候与自身的行政级别和名号没有太大关系,而在于信息的供给。在人们需要信息作判断依据的时候,提供了多少有价值的信息;一事当前,人们求索真相的时候,媒体提供了多少对事实的报道。媒体提供给消费者的核心产品是新闻信息,媒体的地位,要以对新闻规律的遵守去判断。

每每看到传统媒体在热点新闻上的话语缺席,作为传统媒体从业者都感到无比的痛心,这完全是将话语权拱手相让,这边舆论场的沉默,是在将信息传播的主导权让给另一个舆论场。事情发生了,是无法假装看不见的,无法掩耳盗铃地以为公众就不知道了,信息渠道如此多元的当下,这么认为是很愚蠢的。

而之所以出现这种传统媒体和新媒体的两个舆论场的结果,主要源于不均衡的信息管制。网络相对自由,“自媒体”不易管理,而传统媒体背后有更多看得见、看不见的手在调控,重重“婆婆”和把关人下容易形成“舆论一律”。这种不均衡的管理下,传统媒体的调查和报道优势无法施展,很多时候不得不无奈地将话语权让出,并眼睁睁地看着风头被新媒体“抢”走。

这就是他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