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谁能赚到数字媒体广告市场那6600亿

浏览 0评论

 


纸媒的数字化征程漫漫,现已进入事关生死存亡的关键时期。Greg Bobolo是加拿大视频新闻编辑室企业SendtoNews的首席执政官,近日他疾呼传统新闻集团不应再局限于一时权宜之计,而是应立即发动战略性出击。在文章中,Greg Bobolo为纸媒分析了两大利好,一是前方数字媒体广告市场流动着大量热钱等待收入囊中;二是视频、内容、界面、产品等等加分项,将为纸媒带来机遇无限。纸媒们,还在等什么?


 

纸媒正在为争取数字化产品而苦苦奋斗。但想出一个权宜之计是远远不够的,他们需要将注意力放在数字战略上。在广告主有望在2018年之前投资6676亿5000万在付费数字媒体广告上的前景下,制定战略才是关键所在。

 

然而,有关newspaper的新闻却并不理想。

 


六千亿以上的数字广告预算,谁来抢占?


 

 

自2000年起美国报纸的广告收益一落千丈,缩减了不止400亿。据 Adweek近日报道,多年来一直被视为新闻业的领军人物的《华盛顿邮报》,1998年的收益高达1200亿,而如今却每年亏损400亿,利益急速下滑。

 

可以说,没能成功地预料到电子技术革命会横扫媒体世界是罪魁祸首之一。不管新闻报业集团多么努力地去增加在线广告的收益,都没能抵消印刷广告的衰落带来的损失,况且还有专业媒体平台的增值服务想来分一杯羹。

 

然而,一切还为时未晚。

 

报纸需要关注数字化,因为它代表了未来唯一的可能性。一旦他们真的去做了,报纸将成为真正的焦点,并重新赢回应有的注意力。

 

让我们来看一看这些数字资料。世界范围内的报纸的广告收益都在持续下降,而且这种状况已经持续了至少10年。前几年,数字广告收益有史以来第一次超过印刷广告。

 

现在,让我们来看看饼状图。付费数字媒体的全球收益总量将在2014年内达到5452亿3000万,比2013年的广告收益水平增长了5.6%。预估2018年,广告商有望掷金6676亿5000万元到付费数字媒体广告,在数字媒体和移动互联网的投资将会大大增加。

 

此外,北美洲继续统制了世界上最大的传统、数字和移动互联网广告市场,因为相对于其他地方,美国的广告主愿意分配更多的资源给在线广告和移动广告。

 


2500亿被收购的亏损报纸,逆袭拐点在哪?


 

 

这里有更多人们思考报业的未来的有益想法。据预测,今年的广告预算将会增加100亿,到2016年还将会翻一番,这代表着一个充满潜力的市场在形成,现有的出版商应该抓紧机会利用智能产品。

 

此外,由于体育迷的存在,体育版在内容排名中扔位列第一,这是实现数字化的一个大好机会。新闻集团必须努力将战略放在构建强大的移动视频、简洁可视的界面和优质的内容。

 

争取季度性增长是一种错误的尝试。相反,媒介公司应该在增加收入和发展强大的数字战略上做长期努力。幸运的是,像 Tribune Group, Hearst, Gannett, Stephens Media和 Halifax Media Group这些出版商现在开始意识到这样一个长期战略的重要性。

 

亚马逊的创始人Jeff Bezos 去年秋天以2500亿收购《华盛顿邮报》的事实在告诉我们一些重要的信息。


第一,它告诉我们美国最成功的电商之一看好报纸的未来。第二,他以个人身份收购它而没有让公司和股东介入,意味着他可以更自由的去考虑和决定报纸的角色,决定怎样以最好的方式把它带入数字时代,而不用顾及董事会的董事们对季度利润的苛刻要求。

 

一些专家认为报纸可以通过做一些分支活动,比如数字市场营销、筹办活动和研讨会、内部定制出版等活动来提高收入。

 


关注机遇而非问题,决策者的注意力独到吗?


 

 

我还没有遇到过商界的任何一个人会全权依赖于报纸所提供的各种服务。新闻集团正面临着如何构建一个数字品牌的关键问题,但是他们更应注意的是自己所拥有的机会,而不是面临的问题和挑战。

 

Blockbuster是英国一家DVD租赁公司。因无力与在线竞争对手展开竞争而于2013年1月破产。这家公司将注意力放到对的事情上面了吗?是否增加更多有卖点的东西,像漫画、流行音乐、 M&M问答等项目吗?答案是否定的。因此,也无缘深植更广阔的数字天空。

 

当决策者将注意力集中在问题而不是未来的大好前景所带来的机会和可能性的时候,他们就误入歧途了。数字化才是未来,而适应未来本就是新闻集团的本职工作,他们也已经适应了,就像当今的年轻人接触触摸屏和平板电脑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