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经历中触动我心弦的几次谈话

作者:裘萍 浏览 0评论

         我是裘萍,来自广州,是南方都市报的一名时政记者。6年记者生涯,我几乎天天在和官员打交道。我认为,通过新闻批评促进社会进步是记者的天职,这也是我加入记者队伍的初衷。

      不过,今天我想讲述的,是我采访经历中,触动我心弦的几次“对话”。

        第一次对话,是关于一封公开信。那一年,广州市政府准备建一座垃圾焚烧发电厂。一次接访活动上,我看到很多民众来到市政府门前,群情激奋。

       这个时候,一封公开信打破僵局。

       这封信是一名网友写给一位区委书记的。这名网友以理性、平和的口吻邀请这位地方官员跟街坊“坐下来,谈一谈”。

       没想到,第二天,这位地方官员就做出积极的回应。5天后,在全国媒体的关注下,官民坐到了一起,进行了一场卓有成效的对话。对话的结果是,焚烧厂“缓建”,选址问题全区进行再讨论。

       在我看来,此事的积极意义绝非叫停了一座焚烧厂,而是促成广州市政府很快出台规定,涉及环保、征地拆迁等与广大群众利益密切相关的重大决策出台前,政府必须充分听取民意。

       写那封信的网友叫做“巴索风云”。当年他是个自由职业者。如今他是一名致力于推动广州垃圾分类的NGO。他告诉我,对抗永远不如对话。

       第二次对话,是关于一份神秘的文件——“穗府39号文”。该文件事关政府投融资平台建设,涉及广州近3000亿地方债,却迟迟不予公开。2012年广东省两会上,一位省政协委员拍案而起,“39号文涉及重大民生,为什么不能公开?”他放下豪言,“39号文一天不公开,我就一天不刮胡子。”

       这位“蓄须明志”的政协委员叫孟浩。那一年中,我曾多次看到孟委员一脸络腮胡出现在各种公众场合。“孟委员还没刮胡子那?”每一次调侃都唤起人们对39号文的记忆。孟浩说,什么时候我的胡子刮掉了,就代表政府信息公开透明了。

       那一年的广州市两会上,我决定带着这个问题去问广州市长。市长公开承诺当年3月底前一定公开39号文,并两度面对直播镜头拜托孟浩刮胡子。广州市长说,如果每个同志都像孟浩一样,关心政府的尊严、承诺,广州市的工作没有做不好的。

       第三次对话,是由一名高中生引起的。广州市民都亲切的称呼他“举牌哥”。这位中学生因为不满广州地铁一号线花巨资豪华装修,就做了充分调研和案头工作,然后举了块牌子站在地铁口收集市民的支持签名,反对地铁装修铺张浪费。没想到,广州地铁公司一周内三度回应,最终表态“本着节约的原则返修,没开工的站点不再改动。” “举牌哥”有句名言,“要做些事,不能只是坐下来抱怨”。

       看着我笔下这些鲜活的人物所作出的努力,我开始反思自己。批评乃至批判,能让这个时代变的更好吗?是能让这个时代变的更好的唯一方式吗?我渐渐意识到,我们要读懂中国,必须用善意的眼光去打量不完美的世界,用平和的心态去对待不平衡的现实,用科学理性的智慧去处理复杂的矛盾。作为媒体,我们是批判者,我们还应该是建设者。

        顺着这样的思路,前年,我和我的同事们开创了“坐下来,谈一谈”论坛。这是南方都市报打造的公共政策互动意见平台。我们邀请政府官员、专家学者、市民代表等就一定时期内的热点话题“坐下来谈一谈”。力求在碰撞中厘清问题,在对话中寻求共识。这是南方都市报积极参与营建和谐社会的新举措。

       两年来,城管小贩冲突、医患关系、我的公积金谁做主等,哪里有热点,论坛就开到哪里。迄今,9期论坛,广州市1/4的政府部门得以在这个平台和公众面对面。

      “让我们坐下来谈一谈”,作为论坛的主持人,我特别喜欢这句开场白。“坐下来,谈一谈”,就是这句通俗的不能再通俗的话,却有着极大的魔力。在它的感召下,我见到了猫鼠一般的城管小贩坐到一起互诉苦衷;我见到剑拔弩张的患者家属和医护人员互相请求对方的谅解;我还听说论坛上达成的共识写进了政府规章的草案。

       见证这一切,我真切的感到社会变革之路上每前进一小步的艰难,同时也欣喜的看到,尊重民意所带来的社会变革之希望。习近平总书记说,在中国社会主义制度下,有事好商量,众人的事情由众人商量,找到全社会意愿和需求的最大公约数,是人民民主的真谛。

       我愿意做官民对话中的一座桥梁,做一个批判的建设者,与时代同行,与人民同行,深入地了解脚下的这片土地以及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民。以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大局意识为实现中国梦传递正能量。

       一位学者说过这样的话:你所站立的地方,就是你的中国;你怎么样,中国便怎么样;你是什么,中国便是什么;你有光明,中国便不再黑暗。

       中国的质量和分量就在我们每一个人的手上。